返回

我的身体被穿过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93、小蒜蓉番外(第1/2页)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
    m.gzjyjc168.com

沈蓉蓉最不像她妈妈的地方是她在感情上的迟钝。

所有人都看出陈迦喜欢她,只有她自己不知道,还自以为两人是好朋友,兢兢业业的扮演着挂名情侣的角色。

每次看到她这个样子,陈迦都不知道该庆幸她的迟钝,还是该怨恨她的迟钝。

不过不管心里如何翻江倒海,他依旧遵守了自己对沈昀的承诺,在自己能够配得上s&的继承人之前,不会向沈蓉蓉透露一个字自己的心事。

他喜欢她,说不上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眼里就只能看到她一个。

她一个动作,一句话,甚至一个眼神,都轻而易举的牵动着他的心,操纵着他的喜怒哀乐。

整个高中时代,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悦居多还是痛苦居多。

但是他知道,人的一切痛苦,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。

他和沈蓉蓉之间的差距太大了。

这种差距在高三被拉到极致。

陈迦只能考虑q大和b大哪个更好,沈蓉蓉却在准备申请国外的名校。

他不能离开这里,他爸爸还在住院,出国留学资金也不是一笔小数目,他暂时负担不起。

沈蓉蓉有些失落,也有些不舍,看着少年渐渐沉稳坚毅的面孔,明知道他会拒绝,还是忍不住问:“钱我可以暂时借给你,陈叔叔也可以找人照顾,我一个人去国外都没人陪。”

陈迦看着越发明媚的少女,笑了:“不用,我们还有寒暑假,而且我还可以出国交换,还可以考研,到时候再去找你。”

他平时随和,都听沈蓉蓉的,但是决定了事情谁说都没用,出乎预料的固执。

沈蓉蓉没有办法,赌气:“那我也不去了。”

“不行!”陈迦第一次沉了脸色,近乎凶狠的看着她,“你必须去!”

她是s&的继承人,她肩负着整个公司数万人的生计,她必须做到尽善尽美,她注定要光芒万丈,谁都不能成为她成长路上的障碍,包括他自己。

为此沈蓉蓉和他生了好久的气,足足有一个月没怎么搭理他。

陈迦近乎自虐一般督促着她准备出国的所有事宜。

高考之前,沈蓉蓉终于消了气,扯了扯他的袖子,小声问:“看在马上就要分开的份儿上,我原谅你了。”

两人正式和好。

陈迦高考考得非常好,和当初沈昀一样,是这一届的理科状元。

沈蓉蓉第一次没有因为成绩暗暗憋闷,衷心的祝贺他。

拿到状元会有政府提供的奖金,对陈迦来说,这笔钱很重要。

“你都这么有钱了,就不用一天一块的还了吧?”

她家里已经攒了很多很多硬币了!

陈迦:“欠债的才是大爷,我说了算。一天一块,不能再多了。”

“……无赖。”

无赖就无赖,陈迦笑看着她,除非哪一天他真的放弃她了,否则这一万块钱,他永远还不完。

不知道是不是陈迦高考夺冠的喜讯刺激,突然有一天,失去意识将近十年的陈卫平突然对外界有了反应。

之前陈卫平查的那个案子几年前就破了,但是缺了一项证据,让大老虎跑了。

陈卫平一定掌握了重要的证据,才会被人杀人灭口。

检察院安排了人轮番守卫,就怕幕后之人狗急跳墙。

这天陈迦和沈蓉蓉一起来看陈卫平,刚出电梯就看见一个医生打扮的男人朝步梯口狂奔而来。

“小迦,抓住那个人!”检察院的同志在后面大喊。

不等陈迦动作,沈蓉蓉手里的包就狠狠砸了过去。

她小时候也被姜倚澜操练过,反应速度比一般人要快得多。

男人被沈蓉蓉扑倒在地,下一秒,她眼前寒光一闪,一柄匕首朝她破空而来。

紧接着,血花绽开。

陈迦右手握住刀刃,鲜血顺着他的手掌肆意横流,滴落在她脸颊上。

他沉着脸,甚至没有一丝痛苦之色。

检察院的同志跑过来,把那人按住,沈蓉蓉冷静的带着陈迦去找医生,办手续,把他送到手术室……

一直到手术结束,结果出来,她都出乎预料的冷静。

陈迦伤得并不重,只是每到晚上闭上眼,她眼前总是一片血色。

少年沉着脸,面无表情的抓着刀刃。

又过了几天,陈卫平醒来,提供了埋藏十年的证据,抓到了最大的那只大老虎。

举国震惊。

沈蓉蓉出国的那天,她在机场等了很久,陈迦没有去送她。

她只收到他一条短信,四个字:“一路顺风。”

医院复健室内,父子两个一起复健。

陈卫平:“真的不去送她?”

陈迦摇头。

他永远不会去送她,但是如果她回来,不管多大的风雨,他会去接她。

“高考志愿填好了吗?”

“嗯,我想修是双学位,生物技术和计算机。”

“不学法律了?我记得你小时候理想是和爸爸一样当一名检察官。”

“不学了。”

他想和她并肩而立,要么和她齐头并进,要么成为她的不可或缺。

学法帮不了他。

陈卫平叹了口气,没有再劝。

爱情使人盲目而且疯狂,可谁年少时没有疯狂过呢?

q大开学以后,几乎每个学生都知道这一届的理科状元是个机器人。

除了吃饭睡觉,他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实验室,或者在某位教授身后请教观摩。

状元同学能力强,人又帅,不少女生被他迷倒,去实验室和图书馆堵人,想追求表白,可无一例外,全都铩羽而归。

“陈迦真的是个机器人,完全不需要感情那种。”

后来但凡提起陈迦,总有人吐槽这么一句。

陈迦大三那年,修完了双学位,提前毕业,在sci发了好几篇非常优秀的论文。

沈昀是q大毕业的,平时给母校捐了不少钱,其中一项就是资助优秀学子出国留学,提供所有费用。

陈迦大三那年拿到了麻省理工的offfer。

时隔三年,他第一次踏上这块和沈蓉蓉相隔不远的土地,当天夜里,他失眠了。

他拿着手机,看着她的发的各种动态。

有时是和朋友一起出去狂欢,有时是在图书馆挑灯夜战。

她过得开心又充实,每一天都肉眼可见的在蜕变。

她好像……还交了男朋友,是个蓝眼睛的白人帅哥。

他收到她的消息:“陈迦,你到波士顿了吗?听说你在it对不对?和我们学校就隔了几条街,你明天有空吗,我们见一面?”

麻省理工和哈弗校区离得很近,两所学校的学生经常会互相蹭课。

这三年两人联系并不多,仿佛横跨整个地球的距离也割断了从小到大的亲密无间。

可是回想一下,两人又何曾真正的亲密无间过?

陈迦有些愤恨的想,如果是以前,沈蓉蓉绝对不会问他有没有空,她只会命令他明天腾出空来招待她。

分寸,疏离,客套,礼貌……

他痛恨这些。

“我刚过来,还没有熟悉,等过几天再说吧。”

然而他的态度比他痛恨的那些更甚。

沈蓉蓉看到他的回复,抿着唇把今天抽空出去逛街买回来的一大堆新衣服扔进柜子里。

她蒙头倒在床上,想起三年前,她还没有离开家的时候。

那段时间她闭上眼就是陈迦的脸。

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,她可能喜欢他。

这个认知让她雀跃又忐忑,某天晚上,忍不住问姜末:“妈妈,我好像喜欢上一个男生了,怎么办?”

姜末反应平淡,“啊,那就去追啊。”

看小说就来鸽趣阁网 https://m.gzjyjc168.com

↑一章 目录 ↓一页